【图集】德意志新表现主义大师马库斯•吕Pell茨在中原的八一件小说

图片 6

【图集】德意志新表现主义大师马库斯•吕Pell茨在中原的八一件小说

天天振臂作画,向数十幅大布面投掷浓厚的颜料,这已成为最近两年来吕山川绘画创作的习惯,并且非常有效地激发了他创作时的激情。

相关链接:吕山川的艺术家园

图片 1

很多时候,画家所选择的绘画语言与天赋禀性有关,在诗人吕德安对吕山川作品的描述中,曾这样说“似乎可以猜想他面对世界的方式是具有挑战心理的,也许他的世界更大——他还要放大画的尺寸,大到可以放在一片荒野,从此在荒野中确立一个中心……”对政治题材的关注来自于吕山川血液中的悲情和敏感,以及驾驭这一庞大的题材所需的自信和胸襟,他一直在试图寻找一种有效的艺术方法,用以排泄他愈发强烈的表达欲望。当政治图像成为巨大的能量每天供人们娱乐和消费时,社会生活和艺术边缘的界限也越来越多地通过艺术家的阐释被模糊和消解,吕山川最近的创作,便显露了这一迹象。

图片 2

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马库斯•吕佩尔茨携81件作品(56件架上绘画、25件雕塑)来到中国,于4月25日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开幕。在当天的沙龙座谈会上,1941年生于莱辛贝格(今属捷克)的吕佩尔茨频频抛掷吸睛话题,比如他直言自己对当代观念艺术毫无兴趣,他对纯粹的抽象绘画也无甚感觉,对类似俄国构成主义中的政治倾向艺术也不认同,甚至他直接认为人们走进一个黑魆魆的影像展厅也显得有点莫名其妙。极具才华的吕佩尔茨自视为天才艺术家,他更重视艺术直觉的敏感,他狂放、执着、敢言,精通绘画、雕塑、诗歌、爵士乐,喜欢汽车、拳击、时装和美食,追求奢华的生活和完美的外表。

艺术家陈丹青说“时代的记忆总会求告艺术,予以挽留”,吕山川对“新闻图片”的复制是一种自发的对政治事件的记录行为,挽留的是带有个人化意味的“时代记忆”。一方面,他每天以“日记”的方式饱含个人情绪地对某一新闻图片进行重新阐释,使得他记录下的已不仅仅是发生在公共领域的“重大事件”,而是进一步推进为对“时间性”的认知;另一方面,对画面语言的关注,使得画家对图像的取舍过程显得颇具深意,而除却艺术家本能的对审美趣味的选择之外,来源于新闻媒材的视觉图像经过艺术家心和眼的筛选、过滤,留下的是一段存在悬念的社会生活履历,和个体参与“历史”讨论的可能性。

吕山川近影

图片 3马库斯•吕佩尔茨(左)

新表现主义的肇始预示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大师们在受到“老”达达和“新”达达们的引诱之后,他们产生的诱果是对绘画创作主题的质疑,在20世纪末后现代主义观念艺术涌动的背景下,新表现主义产生的视觉力量的威力至今不绝。如果说,过去具有冷漠质感的抽象绘画,带有某些精英思想的痕迹的话,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反诘则保留了更多形象的对抗气息。20世纪70年代,新表现主义艺术家伊门道夫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并不断思考社会现实的变化给艺术带来的新的可能性,而做一个政治风景中的画家成为他个人艺术生涯的重要课题。与伊门道夫、巴塞利茨等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的直接对话,促使吕山川对当代艺术中的“绘画性”和“当下性”有了更入的思考。

核心提示:对“当下性”的关注,让吕山川开辟了一条“画报纸”的道路,并有了“媒体艺术家”的称号。

德国新表现主义绘画在80年代一度产生了重要的世界影响力,打破了一度影响欧洲的美国波普艺术一统天下的局面,也因其绘画艺术的创造性和表现力而引发了理论界对绘画回归问题的讨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德国新表现主义被介绍到中国,几乎影响了一代艺术家的创作。此次来华展览,就有多位重要的中国艺术家到场分享吕佩尔茨在中国的影响,包括谭平、张晓刚、秦玉芬、张方白、马路、冯梦波等。1948年吕佩尔茨随父母从奥地利、德国、波兰交界的被红色渲染的捷克波西米亚地区逃亡西德。他第一份教师职业是教学徒画酒瓶上的商标,但不久被解雇。他第二份教师职业是教授商业版画,但很快也破产。1956年至1961年他先在科利菲尔德艺术学校学习,期间业余时间去打工,包括采矿、筑路等重体力劳动。随后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短暂学习,但其作品被评价为“一个巨大的灾难”,教授们看到之后“快要吐出来”。2013年当他面对记者采访时回忆他学生时代这种“尴尬的失败”,他说,“作为一个没人爱的弃儿,我知道我要从这个地方出去!”

在后现代文化语境下,对“绘画性”的强调不再仅仅局限于所谓的艺术性,单纯地将绘画看作愉悦视觉的工具,就其不可复制性而言,“绘画性”承载着更为直观的叙事功能,从而成为直视反映现代社会的重要艺术属性。能否将“绘画性”与“当下性”协调地糅合于一体,成为许多艺术家亟待攻坚的课题。从2006年以来这批新作的诞生看来,吕山川在参与当下政治和社会生活的态度和根植于心中的感性绘画世界之间找到了一种协调方式,从而可以看作吕山川的艺术创作寻找到当代化路径的重要转折点,在自我精神的审视和外部世界的影响中折射出新的表述方式。

吕山川是一个典型的闽南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地方口音,据说,那是唐朝人的原音。在开往北峰工作室的路上,他驾驶着车子一路背对记者。然而我们却可以从他的讲述中感受到一种英雄主义情结。无论是当年看了《少林寺》想去嵩山习武,还是这两年他开始迷上散打常常和教练切磋。总之,在记者眼中,他不仅仅是一位当代知名的艺术家,更是一位性情中人。

图片 4

短暂的寻常路

马库斯•吕佩尔茨心灰意冷地想要去法国的外籍兵团服役,企图用冒险来代替“尴尬的失败”,但是前线无战事,他被弄到冷清的阿尔及利亚,每天和骆驼共舞。1962年他被免除兵役,来到柏林,遇见卡尔·霍斯特·赫迪克、汉斯·于尔根迪尔、沃尔夫冈·帕特里克、彼得·佐尔格,从此开始了他雄心勃勃的艺术征程。1973年他成为卡尔斯鲁厄艺术学院的讲师,没人爱的“灾难弃儿”开始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垂爱。1974年他参加首届柏林双年展,并正式成为卡尔斯鲁厄艺术学院的教授,同时,在心情澎湃之余,他发现了自己作诗的才华,从此他多了一个新的身份——诗人。1986年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向“灾难弃儿”伸出了橄榄枝,马库斯•吕佩尔茨被邀请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教授,1988年成为艺术学院的院长。在他担任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之时,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接纳了许多名震艺坛的超一流艺术家作为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教授,一时间杜塞尔多夫上空群星璀璨,大师云集熠,比如AR彭克,简尼斯·寇纳里斯,罗斯玛丽特洛柯尔,伊门道夫,杰夫·瓦尔,乔治·赫罗尔德,阿尔伯特·奥伦,塔尔R,彼得·多伊格和托尼·克拉格,格哈德·里希特,托马斯·鲁夫等等。2009年“灾难”诗人——德国著名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茨光荣退休,留下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艺术学院和他的传奇。

“这辈子注定是走不了习武之路的,因为家父是画国画的。”
吕山川曾有过无数个通宵画画的夜晚,这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或者用“热爱”一词也概括不够准确。总之,在最开始的那几年,他走了很多热爱艺术人走的路。大学学了美术专业,毕业后留福建师大任教,之后,央美进修。

图片 5

北京走了一圈,吕山川对艺术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认识,之后思维也更加活跃。像是1997年的“漂移”展,1998年的“亚太地区交流展”,1999年的“中日当代艺术展”,2001年的“同异性描述”等等展览,让吕山川不仅仅是参与者,还成为了福建当代艺术或者是中国当代艺术一个特定时代的见证者。

吕佩尔茨答《德国之声》:我是最伟大的天才艺术家您被视为德国新表现主义三巨匠之一,德国新表现主义曾对世界艺术创作产生不小的影响,请问,德国新表现主义有哪些现实意义?有必要说明的是,新表现主义不过是一个暂时的概念。它与产生于20世纪早期的德国表现主义其实没有很大的联系。我们这一代不曾生活在上一世纪20年代,没有战争前的生活体验,没有生命的恐惧感。我们笔下狂放好战的绘画只与绘画本身有关,与摆脱小市民的狭隘有关,为的是使自己的绘画更具活力。绘画的现实意义在于绘画本身。绘画是永恒的,它与时间并存,所以绘画的现实意义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您与巴泽利茨和里希特一道是国宝级艺术巨匠。里希特的绘画如梦如幻,巴泽利茨的人物倒置的画法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什么是典型的吕佩尔兹的绘画风格呢?您欣赏巴泽利茨和里希特说明您理解绘画。巴泽利茨的创作总是将人物倒置,里希特的画面非常朦胧。他们为普通市民开启了理解绘画的大门。而我则不然。我不属于这类画家。从我这里您无法得到回忆的片段,也无法得到固定的风格,您从我这儿得到的只是一幅幅艺术作品,如同一串串珍珠项链,至于您能否理解这些作品与我无关。我不会给您任何解释,我有意回避美国式的画法,我是一位欧洲艺术家,我的创作只提出问题,从不给出任何答复。

然而,“学艺术,艺术创作,就是烧钱。”,吕山川思想丰满了,而口袋却越来越“骨感”。于是1998年进修回到福州后,吕山川开办了新空间美术培训学校。如果你问在中央美术院、中国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美术高校的福建籍学生,新空间的名字对他们并不陌生。因为新空间已经成为福建美术培训界的一个标杆。这些都是吕山川当年不曾设想的。

图片 6

当然,人生中还有很多也是不曾设想的,就如他2009年的辞职,北上。

那么怎样才能理解您的作品?您能否做一些提示?这我就无能为力了。如果您不能理解我的作品的话,那么您也无法对它们进行评价。我只能告诉您我的创作动机是什么,告诉您我是一位天才的艺术家,至于如何理解我的艺术作品,它们的意义何在就只有依靠您自己去解决这些问题了。艺术家和观赏者间不能进行沟通吗?观赏者和艺术家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关系。您必须理解,艺术家绝不是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乖僻之人,艺术家是一个社会中具有绘画天赋的人。社会中有人具备绘画天赋,这个人就是我。我的作品并不一定需要被社会理解。艺术作品是否被人们理解,或是遭到拒绝,体现的只是一种时代精神,但并不影响艺术创作本身。您可以认为某些艺术是上乘之作,某些作品不是,但这不过是您的认知而已,这并不说明您的认识是正确的。也许一百年以后才会知道艺术的好与坏。那么艺术杰作和非艺术品间的界限又在哪里呢?只有艺术家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会告诉您艺术作品的好与坏。因为他必须对自己的艺术作品承担社会责任。观赏者只能感觉艺术作品,产生各种各样的感受,仅此而已。这是我个人的观点。艺术市场的繁荣与艺术创作本身无关。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