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明]山家除夕夜无他事,插了春梅便度岁

图片 2

[宋金明]山家除夕夜无他事,插了春梅便度岁

酌酒看花便过年——《岁朝图》小议

时间:2018年02月26日来源:美术报作者:梅墨生

图片 1

  自有清以来,文人爱画《岁朝图》。一年一岁,除旧迎新,寓迎春之美意于案上清供间。因此,凡岁朝题材,必不免于文人案上文玩雅器,尤不可免者必有寓意富贵之牡丹、象征清骨之梅花、代指神仙之水仙,而若花瓶之放案上寓意平安,以灵芝、松柏枝之祈望健康长寿,以荷花之示清净、以佛之示礼佛、以石榴之示多子、以茶具之示安闲、以玉兰之示高贵、以吉祥草之示吉祥、以兰花之示雅洁、以美酒之示长久……则不一而足,所有在岁尾年头能开的花或不能开的花卉,所有文人书房生活常见与偶见的文玩用具,所有生活的日用品能入画成为雅赏之物者,都可能被画入《岁朝清供图》这一主题应景创作中来。而其中心则不外乎祈祝美好生活的开始,高贵、平安、闲适、健康、甜蜜、和谐、长久的愿望意趣,便活色生香起来,于是,各种各样的岁朝图便呈现出来了。

  就近代画家言,赵之谦、任伯年、胡公寿、虚谷,特别是吴昌硕这样的文人画大家,尤爱画此一题材,也尤长于画此一题材。之后的齐白石、陈半丁、王雪涛、潘天寿、朱屺瞻、诸乐三、唐云、来楚生等也是雅擅此一题材的高手。

  从清代嘉、道年间后,金石学兴,吉金碑版残石旧器一一出土,朝野风被,于是,文人们大量庋藏、搜寻此类旧物,加之信古好古之风弥盛,书画印家们纷纷创制全形拓,然后再在上面点缀画材,又形成新的一种《岁朝图》。这一种岁朝图,尤显工艺与艺术合作之趣味,几乎为清民之际所风行,别有一种古雅、古逸、古朴、古淡的美。有时,为了体现风雅、文雅又会把金石文字、古玺印、古钟鼎器形、古文玩之拓片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生面别开,古意盎然,把中国精神和华夏文化意蕴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乎是世界艺林中独有的表现题材与表现形式。从这一创制形式中,我们可以阅读出大量的文字信息、文化信息、文物信息、历史信息,益加彰显了中国文化的尚古雅的精神,也从一个小小的角度,体现了中国人对“年”的重视,对一年四季轮回、万物始生发于春的别样生命情怀的流露。

  吴昌硕是诗、书、画、印四绝的高手,文化修养高,因此,在《岁朝图》创作上产量多,气象大,内涵广,是代表性人物。由于他的文人艺术家生活,因此,这个题材创作得心应手,常常以他沉雄的书法金石气之笔墨画出古厚秾艳的生活气息,将案上清供这一书斋题材赋予了平民色彩。

  齐白石也是四绝型高手,相比于吴昌硕,更多生活观察与生活情趣,因此,岁朝清供又多了些别趣。

  潘天寿同样是四绝型画家,但他更重视炼意,在题材上也有新创,比如把蜡烛、鞭炮、灯笼画入岁朝画内,又平添了一种平民的节日生活气息。

  总之,《岁朝图》题材画,往往将文人书斋文玩清供的“雅”与平民生活一致的吉祥富贵平安祈望合而为一,体现出各种俗而雅,雅而俗的气息与格调,因而历来为世人所喜闻乐见。

  齐白石在《一片冰心》这件岁朝图上题句曰:“山居绝少繁华事,酌酒看花便过年”,此一题句将一介布衣画家的超脱心情随便地泄露出来,耐人寻味。画家对世事的淡定与不随世俗的人格令人顿生美感。相比而言,王雪涛、唐云等人的画境则世俗一些,更有市井生活气。

  毫无疑问,没有人不希望平安富贵,不希望健康安闲,而一年之尾,正是劳作的间歇,是筹划来年新年度的开始,所以,画家们在此一题材中所表达的都不外乎此种寓意与祈愿。

  由于笔墨风格之差异,有的画家表现此一题材时是艳丽喜庆的,而有的画家则表现此一内容时是雅淡清逸的,亦因此,有不同的美感荡漾而出。不管是什么样的表现,人们都可以从《岁朝图》中欣赏到三冬过后三春将至,万物即将欣欣向荣的美意的美好所在。

岁朝图今昔 画家为何爱此画题?

时间:2018年02月26日来源:美术报作者:魏春雷

图片 2

清 赵之谦 岁朝清供图

  岁朝图题材本身的美好寓意对作者读者毫无疑问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而对于画家,题材的相对丰富与表现手法的相对自由,他们对岁朝图的热衷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说岁朝图之前,有必要对“岁朝”稍作说明。

  “岁朝”,指农历正月初一。《汉书·五行志》讲“岁首、正月、朔日,是为三朝”(即“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后汉书·周磐传》中有“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的记载。“岁朝”是一岁之始,其称谓在各个时期也不尽相同。事实上,最初的春节是指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且秦以前不同时期规定的岁首之日并不一致,直到汉武帝太初元年才以农历正月为岁首,辛亥革命后采用公历计年,将公历1月1日称作“元旦”,而将农历正月初一称为“春节”。

  每至“岁朝”,人们置古瓶、古尊等器皿于几案,插以时令花草,配上吉祥物件,以迎新纳福,而这些也就是岁朝图的基本题材。传为北宋赵昌所作的《岁朝图》年代较早、影响较大,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到了清代,岁朝图已经盛行(明宪宗和清乾隆帝都画过岁朝图),清末达到鼎盛期,为春节平添了不少喜庆色彩,有人说岁朝图是高级年画,不无道理。

  常见的岁朝图从西画角度看属于静物画,通过画中物品的名称谐音、民俗寓意或历史掌故来表达新年祝愿:画百合、柿子、灵芝寓意“百事如意”,画玉兰、牡丹、海棠寓意“玉堂富贵”,等等。新春之际将这些雅物摆放在案头加以描绘,就是岁朝图的大宗,往往直接题作“岁朝清供”。汪曾祺在《岁朝清供》一文中谈到:“‘岁朝清供’是中国画家爱画的画题。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是这几样:天竹果、腊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加两个香橼。‘橼’谐音‘圆’,取其吉利。水仙、腊梅、天竹,是取其颜色鲜丽。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今天的中国画习惯分为人物、山水、花鸟三科,那岁朝图毫无疑问应归入花鸟画的范畴(事实上,所谓“花鸟画”是三科中题材最为庞杂的一科,一如书画幅制中的“扇面”——矩形之外所有形状都可归入其中)。在我国传统绘画题材分类中“岁朝图”应在博古清供类。“清供”又称“清玩”,《辞源》解释为“清雅的供品”,“岁寒三友”、“四君子”、水仙、菖蒲、百合、丹柿、佛手、石榴等以及紫砂盆、水盂、胆瓶、金石、书画、古董、盆景、书卷、博古架等(各种材质的古代器物题材又称“博古”),只要“含有善颂善祷之意”(周瘦鹃《岁朝清供》),皆在其中。齐白石作岁朝图,常以鞭炮、茶壶入画,虽谈不上清供,却更贴近寻常百姓生活实况,以至于后来的王雪涛、郭味蕖等作岁朝图多有鞭炮出现,俨然成为“传统”了。

  综观各家岁朝图,题材虽多取自案头,却也丰富多彩,约略言之,也有数种:其一,花卉类的梅花、牡丹、百合、水仙,分别寓意报春与“五福”(梅花有五片花瓣)、富贵、百年好合、吉祥,此外常见的菊花、松、柏、灵芝等皆有长寿之意;其二,果蔬类的柿子、橘子、荔枝、石榴、仙桃、白菜,分别寓意如意、吉祥、顺利、多子、长寿、清白;其三,动物类的蝙蝠、喜鹊、鹌鹑、公鸡、羊,分别寓意福来、报喜、丰足、吉祥升官与“五德”(文、武、勇、仁、信)、吉祥(“祥”字古作“羊”);其四,器物类的瓶子、如意、寿石、戟、酒具、灯笼,分别寓意平安、全年如意、长寿、升级、驱瘟祛病、添丁。另外,爆竹、砚台、古铜器等在岁朝清供图中也多有出现。以上雅物相互组合出现在作品中,又有了叠加的寓意。

  值得一提的是,岁朝图不仅仅限于表现案头清供,对春节习俗(宴饮、扫尘、放爆竹、拜年等)的描绘也在其中,且有不少作品流传,不过与前者比较,影响就小得多了。

  岁朝图题材本身的美好寓意对作者读者毫无疑问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而对于画家,题材的相对丰富(方便调配取舍)与表现手法的相对自由(可繁可简、可工可写、可设色可水墨),他们对岁朝图的热衷也就不难理解了。

  到了现代,不但中国画画家对岁朝图热情不减,其他画种的岁朝图也时有所见(仍作静物,题材取自岁朝清供,如吕斯百、林风眠作品),而表现其他节日题材的作品(如潘天寿的《国寿无疆》就是国庆节题材作品)与岁朝图其实一脉相承。这样看来,岁朝图的“岁朝”可推广到其他节日、“图”则不必局限于中国画了。

  岁朝清供图是我国传统节令画里很有代表性的一类。岁朝,即岁旦,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早晨。《后汉书周磐传》中有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的记载,可见早在汉代就有岁朝的活动。

图片 3.jpg)  

岁朝清供图(中国画)吴昌硕

  于新春早晨作画,祈福纳祥,讨个好彩头,谓之岁朝图。画岁朝图始于唐代,但并无作品留存,今天能看到最早的《岁朝图》,一般认为是北宋赵昌所作,所画为太湖奇石、艳丽花卉。画上有乾隆题跋,将其归为岁朝题材,然主题到底为何,还难以确定。虽然唐宋遗作难觅,但到明清时期这一题材已经广泛流行,且有大量作品出现。

  岁朝图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以钟馗形象为主,常与蝙蝠等一同入画,取驱邪纳吉、福在眼前之意,明宪宗朱见深的《岁朝图》是此中代表;二是表现春节期间的欢庆娱乐活动,像描绘乾隆皇帝的《岁朝图》《冬景行乐图》等皆属此类;第三种便是岁朝清供图,也是岁朝图中最大的一类。清供的起源可上溯至远古的祭祀礼仪,为了表达对自然、祖先的敬畏,并达到祈福消灾的目的,古人常将珍贵之物用来祭祀,这便是清供的原型。人们最熟知的清供,多是于佛像前摆放香花蔬果,烟云供养,以示虔敬,这叫作禅房清供。文人在书房摆放钟鼎器物、奇石台屏,谓之文房清供。逢春节、端午等传统节日,普通百姓之家也会摆出各种清物,岁朝清供便由此而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