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画

图片 4

写意画

不但是创作一定要创新

写意画即是用简练的笔法描绘景物。写意画多画在生宣上,纵笔挥洒,墨彩飞扬,较工笔画更能体现所描绘景物的神韵,也更能直接地抒发作者的感情。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写意画主张神似。写意画注重用墨。

图片 1

谈一谈中国画我创作中的几点体会。中国画自古以来受道家哲学思想影响,虚静是是中国绘画创作关系的首要前题,虚静是道法,是禅意,它有诗一样美的表现形势。无论从构思到审美过程,必须在深思熟虑的前提下进行剖析论证达到落笔前胸有成竹,无拘无束的自然状态,从而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作为一名画家必须具备三分技巧、三分感受、四分文化知识,所以博览群书吸取知识是画家的首选过程,从而才能做到随心随意所画、大胆落笔来达到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

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相传唐代王维因其诗、画俱佳,故后人称他的画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他“一变勾斫之法”,创造了“水墨淡,笔意清润”的破墨山水。董其昌尊他为“文人画”之祖。五代徐熙先用墨色写花的枝叶蕊萼,然后略施淡彩,开创了徐体“落墨法”。之后宋代文同兴”四君子”画风,明代林良开“院体”写意之新格,明代沈周善用浓墨浅色,陈白阳重写实的水墨淡彩,徐青藤更是奇肆狂放求生韵。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写意画代已进入全盛时期。经八大、石涛、李、吴昌硕、齐白石、朱宣咸等发扬光大,如今写意画已是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画法。

柯沛鸿教授

图片 2

写意画主张神似。董其昌有论:“画山水唯写意水墨最妙。何也形质毕肖,则无气韵;彩色异具,则无笔法。”明代徐渭题画诗也谈到:“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据皆吾五指裁。”

中国绘画艺术历史悠久,渊源流长,经过数千年的不断丰富、革新和发展,以汉族为主、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画家和匠师,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风格和丰富多采的形式手法,形成了独具中国意味的绘画语言体系,在东方以至世界艺术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与影响。

墨分五色、浓淡干湿,淡墨难用、但中国画淡墨具佳,用好墨色关系是中国画一种特殊属性,运用文人画简疏的用笔到空灵的格调,使心灵得到净化,才有所体味到宇宙自然合协的深境。概括提炼,凝聚成完美理想的艺术形象。《论画析览云》所言:山川之气本静,笔噪动则静气不生,林泉之姿本幽,墨粗疏则幽姿顿减。

写意画注重用墨。如徐渭画墨牡丹,一反勾染烘托的表现手法,以拨墨法写之。元代吴镇论画有云:”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兴趣,与夫评画者流,大有寥廓。尝观陈简斋墨梅诗云:’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此真知画者也。”

中国绘画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彩陶纹饰和岩画,原始绘画技巧虽幼稚,但已掌握了初步的造型能力,对动物、植物等动静形态亦能抓注主要特征,用以表达先民的信仰、愿望以及对于生活的美化装饰。

既使在中国画写实的特殊处理方式上(无论是人物山水)严守笔墨汗暢淋漓的特性,也要吸取一些西方的绘画方式,以前我是画油画的,从接触国画让我发现中西画有很多相似协條、合协包容的东西在里面,无论在层次色彩块面关系上都是可以借鉴的,中国画的散点透视不是一尘不染的定律,所以我的作品在透视及层次方面就有所借鉴。

写意画强调作者的个性发挥。扬州八怪以“怪”名世,作画不拘常规,肆意涂写,并以一个”乱”字来表露他们的叛逆精神。郑板桥曾表白:”近代白丁(民道人)、清湘(石涛)或浑成或奇纵,皆脱古维新特立。近日禹鸿胪(之鼎)画竹,颇能乱,甚妙。乱之一字,甚当体任,甚当体任。”(《郑板桥集补遣》)金冬心画竹也是喜”乱”,曾言:”用焦墨竿大叶,叶叶皆乱。”写意画多以书法的笔法作画,同时写意车的用笔也极大地丰富了书法的表现形式,所以写意画家多半是书法学。如郑板桥擅长书法和绘画,相互参融,以画法作书,创隶书间于行楷之中“六分半书”,又以书法的笔法作兰竹,风格明快劲峭。清人蒋士铨评曰:“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蔬花见姿致。”

中国绘画「可行、可观、可游、可居」概念出自宋朝画家郭熙画论,阐述了传统山水的造境观。而本作挑战东方平面水墨此一幽深意境,以无胜有,空甚于实,虚多于形的意念,同时也透过水墨画里文人式的空间维度感,创造追寻虚空的沉浸体验,隐喻虚拟实境里的行、观、游、居的虚幻飘渺。

先人曰:疏则行马、密不透风。虚实松散、对比呼应关系及黄金分割上严格把关。这也是我画面构图的基本原则。在水墨用线与积墨破墨块面关系上取得和谐统一,来杼发自己的内以情感,曲直疏密黑白关系都要相互对应包容,这也是创作中所不得马虎的事情。

写意画是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扬州八怪之一的李,喜在画上作题跋,长长短短,错落有致,使画面更加充实,也使气韵更加酣畅。“画不足而题足之,画无声而诗声之,互相为用”(葛金《爱日吟庐书画录》),既反映了李绘画的实际,也体现了写意画的基本特点。近代吴昌硕、齐白石也是兼此四绝的艺术大家。这种手法在语文中也有运用到,可以用来描写人物,通过刻画人物的性格、气质来描写一个人。

关于中国画“与世界接轨”,画界有着各种争议。有一句话:“尽管民族性的艺术内容与表现形式是一个美术家安身立命的根基,但要使作品真正拥有’跨文化’的生命力和国际影响力,就必须在内容与形式上与世界接轨。
”我反复把文章看了多遍,推测这里所说的“跨文化”可能是中国绘画应有西方绘画元素的意思。

画花鸟画构思前题是,娇而不噪、媚而不俗、似像非像、禅灵空清的理念风格,所需表现的物像要人性化,以夸张放大的自然情怀,来施放自已的感性认识,打破传统,不失传统,来创造自己的绘画风格,在我的作品中会有多种皱法出现,也是我绘画中的一种方式。墨不负我,墨将许我!

写意人物画

我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是民族精神的标志,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几千年来形成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一脉相承。它在传统中突破、在传统中发展,这种发展是不可能发生突变的。西方抽象派借鉴了中国画的写意方式,但并没有动摇他们本国的主体绘画方向。我们也没有听说哪个国家的画家把油画、水粉画等改变为中国画的内容与形式,而只是某些画家的绘画风格对中国画有所借鉴。

 2017年9月秋日涌泉随笔

五代石恪的《二祖调心图》即以狂草的笔意,画出深具禅意的作品,到了南宋的画家梁楷发展减笔人物画,开拓新风气,而且创造了大笔泼墨法,成为写意人物画的代表性画家,其作品《泼墨仙人图》、《李太白行吟图》等皆运用豪放而简洁的笔墨,生动的表现出人物的神韵。近代自扬州八怪以来,也有不少擅长水墨写意人物画的画家,逐渐形成中国人物画的一个主要潮流。

中国画家应坚守中国画底线,把中国画传承好,让它永远屹立在世界艺术之林。中国画的内容和形式不可动摇,也不能动摇;一旦改变,中国画将不能称为“中国画”。

 

写意人物画宜选用生纸,通常先以炭笔在画纸上轻轻钩画轮廓(如已熟练,则不必用炭笔钩轮廓),然后蘸墨先画主要的线,涂上大的墨色面逐渐加重,再画次要的线与色面,尽量避免用琐碎的笔墨,以免破坏整体统一。在生纸上作画,一互失败了就很难修改,故用笔用墨时,必须考虑整体的调和该强调的地方(如眼睛)必须画得传神。用墨画后,再上产色,着色燎应慎重,依据人物的结构、明暗的关系来表达彩色,才能增加色彩的变化,活生生地反映人物的精神和表情。

中国画内容的特点是将意识融入物象中,而其形式特点是用“似与不似”的物象体现意识。中国画虽然提倡创新和发展,但它也呼吁尊重传统,追求笔墨语言的深度。而现今,有些画家只要牵涉到创新、发展,就把西画模式或者与中国画不沾边的画种的一些所谓“技法”嫁接到中国画上,作出来的画既没有笔墨功力,也失去了传统中国画的精髓,并且缺乏民族特色。这么发展下去,很容易将中国画引向歧途,也很容易使画家自身迷失方向。

图片 3

写意花鸟画

齐白石画水中的鱼,没有一点颜色,用一根线画水,却使人看到了江河,嗅到了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画迹!有些画看上去一无所有,其实却包含着一切。中国艺术为世界第一。
”中国画之所以博得如此高的赞誉,就在于它们把笔墨发挥得淋漓尽致,把写意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把时代精神彰显得淋漓尽致。

写意花鸟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之一,是注重内在精神修养,气韵和意境情趣的传统艺术。是以高度概括、洗练为特征,不苛求工细致微,而是用简练的笔墨,概括的语言求其大形、大神、大气、大质、大势、大趣、大意境,有着鲜明的艺术风格、独特的审美规律及特殊的笔墨语言和表现技法,花鸟画最初只是作为人物画的配景出现的,唐代开始,花鸟画才独立成科,成为中国画的一面不可缺少的大旗。

中国画之所以能为大众接受,是因为它的人性指归的「至善」。既然是养心修身之术,谁都不会排斥,是人性的需要。面对宋人山水,可游可居、可静心畅神,坐游万里、精骛八极,进而进入一种恬淡虚无,精神内守的状态,也即「入静」的状态。老子说:「静胜躁,寒胜热,清净以为天下正。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中国画就是让人静下来的艺术,它不表现战争,不表现血腥,不表现暴躁,也极少表现焦虑。它追求至静至远,调和天人。这种艺术观念源自老子思想,无所谓消极积极。今天人类的生存环境中,生态恶化,空气污染严重、社会压力那么大乃至有人会跳楼,中国画不啻是一剂镇静剂,是慰贴人心的良药。

在中国绘画门类中,花鸟画所描绘的对象相对来说是比较单纯的,在形象的塑造上有着比较大的自由度,初学中国画者往往先从花鸟画入手,特别是少年儿童,只要有兴趣并稍加学习,很快就会画出一副象样的花鸟画来,但花鸟画的内容题材极为广泛,各种花卉、蔬果、景物、鸟、鱼、虫、各种动物等皆为表现的范围之内,要想画出有较高艺术水平的作品,除了熟练地掌握用笔用墨技法外,还要理解不同对象的结构特征、不同季节的形、态、神及色彩变化,意趣意境的表现,“灵性”的感悟,这就要求多观察、写生,手中积累大量的素材,才会得心应手。

欧阳修《盘车图》曰:「古画画意不画形,梅诗咏物无隐情。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见诗如见画。」能够「忘形得意」是很少的,意是大概,但又是精神实质。美在其中,蕴藉多致,耐人寻味,画尽意在;故初平平而终见妙境。若夫风骨嶙峋,森森然,巍巍然,如高僧隐士,骤视若拒人千里之外,或平淡天然,空若无物,如木讷之士,寻常人必掉首弗顾:斯则必神专志一,虚心静气,严肃深思,方能于嶙峋中见出壮美,平淡中辨得隽永。唯其藏之深,故非浅尝所能获;惟其蓄之厚。故探之无尽,叩之不竭。
」这段话对中国画认识之深刻。

临摹与写生,是花鸟画学习的两门必修之课,缺一不可,临摹是为了学习前人总结出来的绘画语言和技法技巧,是以学习传统为主,称为“师古人”,初学者从临摹入手,可在短时间内“依着葫芦画成瓢”,不但学习笔墨的技法,还利于初学者对中国画这一形式的理解,还能体会到造型的方法,是学习花鸟画的一个捷径,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临摹学习,才能应用中国画特定的笔墨形式和技法,得心应手地去表现对象。临摹有对临、背临、意临,无论那种方法,都应在下笔之前“读画”,即分析、揣摩他人的作品,以达到“胸有成竹”,方能“下笔有神”。

我认为艺术没有革新问题,也没有复古问题,「艺无古今」不是我说的,是谢赫说的。艺术无古今新旧,只有巧拙。
《古画品录》云「迹有巧拙,艺无古今」。东西不必二元对立,古今也不必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判断,使我们困惑了将近一个世纪,做了很多傻事。黄宾虹,沟通了东西,也沟通了古今,这就是艺术的本质。

写意山水画

中国画最高境界就是「自然」二字,是因为「天人合一」的终极理想形成了自身的规律。中国画论没有「创新」这两字,有传承、继承、独到。人的基因有差异,淮确地表达自己,个个都「独到」。正确地领悟前人的智慧,又能够在山川自然中有自己的感悟,便会「独到」,真实地表达了自己,肯定是新的,不是「创」的,也不是「求」的,是流出来的,下意识的,是「水到渠成」,「刻意」、「苛求」,终不是高境。

山水画的画法是写实的又是意象式的,具有表现性。从实质上是用写实手法以求达到“极貌以写物”的境地。表现山川云树的质量感、空间感及季节与风雨雪等气象变幻之美,是山水画家潜心探求的重要课题。但是中国山水画的画法不是西方风景画的照相式纯摹写自然,山水画中的山川云树都是经过画家主观意象加工的产物。正如山水画大师黄宾虹所说:“山川自然之物,画图人工之物。”山水画中山川云树是画家依照自然营造的胸中丘壑。所以,历来有造就的山水画家多数是本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精神,不断探求自然奥秘,捕捉山情水意,锤炼表现方法和抒写自身性灵的艺术语言。山水画与其门类传统绘画及书法一样,结构简单而性能丰富的毛笔及水墨是主要工具材料,且画家多有书法素养,从而形成山水画以线条水墨为重的笔墨技巧表现模式,为了主观情感表达,重笔情墨趣和笔墨形式的感人力量。舍弃削弱自然光景及自然色彩的刻意追求,创造了散点透视和三远法构景方法,以及以少胜多的概括程式,以求主观情感表达的极致和“意境美”的创造。营造激发共鸣的画中境界,是山水画中之魂。它体现了人和自然美的关系,反映了自然规律和艺术规律的辩证关系。

在世界渐渐形成“地球村”的新形势下,中国画家首先应考虑怎样在传统基础上适应新时期的发展特点,把中国画的本质和精神渗透到国际上,影响全世界,而不能让西方绘画把中国画吞没。

意境欣赏

但是,“与世界接轨”“形成国际影响”并不是用西方绘画改造中国画,并不是作品中含有西方绘画元素就是“国际化”,而是应该有突出的中国画元素、强烈的民族意识以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底蕴。在这个前提下,把中国画推向世界、让中国画影响世界才是正确的思路。

谢赫的六条标准“六法”,它们分别是:1、气韵生动;2、骨法用笔;3、应物象形;4、随类赋彩;5、经营位置;6、传移摸写。这里对六法的解释为:气韵生动:指创作上主题明确,表现真实,形象生动。骨法用笔:指描绘形象上的笔致与线条。应物象形:指选择题材的合度,观察与描绘对象要深刻细致与正确。随类赋彩:根据不同的描绘对象,准确而必要的著色。经营位置:指题材上的取舍与组织,画面的构思与安排。传移摸写:指接受前人的传统。当然,欣赏是带着时代的眼光的,人们的欣赏情趣也有着时代性,在绘画的表现方法上不同、欣赏者也会提出不同的欣赏要求,画家本身欣赏画的时候一般偏重技巧,而欣赏者是为了丰富精神生活,陶冶情操,那么欣赏就偏重于画的内容及感染力,不管是从哪一点出发欣赏画,都需要久看细看,用一种研究的眼光来看,才能看出它的奥妙,达到欣赏的目的。有欣赏经验的人都知道,有的画初看印象不错,还想再看,但看了几次之后却会觉的这幅画没有什么意思,也有的画初看似乎平淡,但看了几次之后,你就会发现它有丰富的内在美。在欣赏中国写意画时要把握以下几个特点,如此才会从中得到艺术的享受。

世界理解、接受中国画吗?我想大多数外国人是不理解、不接受的。他们并没有像我们把西方绘画搬入课堂一样对中国画那么崇拜。中国画从笔到墨、从点到线再到面、从客观物象之“第一自然”到中国画画家创作出的“第二自然”,都有其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特色。中国画以笔、墨、纸、砚作为表现工具所创造出的美术史出现过若干座高峰和许多次辉煌。我们是否认真考虑过将这熠熠生辉的课程在西方的美术课堂上进行渗透和讲解?我想,徐悲鸿先生在世时,一定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今,我们不能因为宣传工作做得不到位、语言不通、需要“与世界接轨”就急着向西画靠拢、急于改变中国画的内容和形式,甚至几乎用西画代替中国画,让它堂而皇之地进入全国性中国画展览的殿堂。

立意

中国画是精神世界的体现,是饱含哲学和智慧的。它与西方绘画是两座并峙的艺术高峰。而中国画的笔墨、气韵、意境、格调是西方绘画难以达到的。要保持这一点,需要以传统为根基。

当你看画的时候,首先打动你的是它的立意是否生动,第一印象很关键,如感觉好才使你仔细的看下去,深入地研究下去,如果一幅画给你的印象是呆板的,它怎么能吸引你呢?立意生动是一幅画给人的一种综合感觉,以欣赏的角度来看,所以能被一张画所感染,是因为它的内在美,而这种内在美是通过形式的美表现出来的。

继承和发展是中国画的大特征。将中国画传承下去,把它再次推向高峰,是当代画家不可推卸的责任。齐白石、徐悲鸿、刘海粟、潘天寿、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等大师对中西绘画作了深入、系统、科学的比较和研究,提出了许多精辟的见解。他们既是一流的画家,也是一流的理论家。而他们在中国画创作上无一不是立足传统,并在不同程度上汲取西画营养的。需要注意的是,他们并没有改变中国画的内容和形式,却把中国画推向了更高层次。

古人说作画必先立意,所谓立意就是画的主题。画家在作画之前应把意放在笔先,通过绘画来表达他对生活的看法,把自然景色和个人的感情结合在一起。如画梅就要把梅花迎风斗雪和耐寒的品格画出来,画菊要有傲霜的精神,画竹要亭亭玉立,虚心有节,蒸蒸日上。立意的生动是中国画内在美的流露,这里即有画家的主观因素,又有欣赏者的主观因素,所谓画家的主观因素就是画家对所描绘的客观自然景象的观察、感受、体验,并把感情移入其中。所谓欣赏者的主观因素,就是欣赏者在看画时所产生的想象和联想。因为欣赏者看画的角度不一样,以及欣赏者本人的文化修养素质的高下都决定着欣赏水平的高低。如当代画家李苦禅画的墨荷,水墨淋漓,洒脱奔放,开创了中国近代大写意的一代画风,看上去好像画家在横涂竖抹。有的欣赏者认为荷叶画的太离形,不符合自然生态的本相。把叶子改成用绿色就更好,从这一点充分说明了欣赏者的文化品位,我感觉一块水黑淋漓的石头,在有的人眼中可能是无情物,可是在特定的空间和时间里它却常常显现出一种特定的性格。

西方绘画讲究造型、光感和自然科学。而中国画将之上升到意识层面,上升到精神高度,其笔墨的运用和气韵、格调的营造等都具有相当的难度,是光感和透视无法取代的。更重要的是,中国画的黑与白、虚与实与老庄思想紧密联系,“似与不似”的物象之中体现着无限的哲学理念。中国画最后展现的是文化底蕴、艺术修养、生活素养,它的最高层次是画意境、画境界。而这一切,都是西画难以企及的。因此,我们有什么理由改变它的内容与形式,甚至用其他画种取代它?

形与神

中国画如何走向世界?我认为,“只有改造中国画才能与西方接轨”这句话不准确,“只有改造中国画才能进入国际化,适应地球村”也是不准确的。严格地说,“怎样让西方了解中国画”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在“地球村”时代,为了推动中国画向国际化发展,画家要担当起宣传中国画的责任,美术理论家也要将中国画理论推向世界,同时配合画家向世界各国展示优秀的中国画。

形与神一直是中国画创作和欣赏所重视的问题,欣赏中国的写意画用自然景物作为标尺,是不全面的,追求表现对象的形体准确、逼真,并非写意水墨画的主要使命,写意画贵在得意,它不但写出对象的外形,更要写出对象的神情,同时也强烈地包涵着画家自身抒发的意境和意趣。只求形似,不是艺术。如动物和植物的标本挂图,可以画的非常准确,但没有人把它们挂起来欣赏。在欣赏中国写意画的时候经常看到画面的景物变形。这也是写意画通常运用的手段,变形犹如文学上的夸张手法如李白的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或平时人们激动时常说的心要“跳出来”了一样,它强烈、新奇但依然是自然而近情理。

柯沛鸿 艺术简介:
柯沛鸿1964年生于台湾台南,字清庵,号一真,现任中华新闻社社长、牛津艺术学院台湾地区教学中心长、南菁艺术学院创院院长。

构图

国画技法于画作之技巧,每每触动我心灵,心中灵感顿悟,结合禅学、国画艺术,进而提升及创作出「精、气、神」的灵性与「真、善、美」艺术境界结合之水墨画,在心灵升华进而对书画有其独特观点与评论,成为全能之禅佛灵气书画家及评论家。

写意画的构图,通常要随手拈来而清新不俗。看一幅画的好坏应掌握两个主要方面的内容:①虚实:中国画里虚实关系可以说无所不在,贯穿在一种艺术的始终,没有虚实的辩证统一艺术就失去了节奏,失去了变化,失去了发展。宾主、疏密、轻重、大小、纵横、开合等等绘画法则,都是从虚实出发,根据虚实的要领进行构图处理的。以虚带实,以实带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结合才产生无穷的变化来,有景为实、无景为虚,这是指画面上的虚实;有景、有情,有意化为虚,化虚为实,这是指创作者的构思与欣赏者的联想。②奇特:构图的不平凡总是发源于画家不平凡的构思。齐白石晚年曾画过一幅《荷花影》:一株斜出的荷花在水面上映出它的倒影,一群小蝌蚪正集队围绕着新奇的花影亲昵地追逐着,荷花映在水面的影子,它不是跟实物呈顺向的,肉眼从水面上侧视可以见到这花影,而水下的蝌蚪决无察感到这是花影。可见艺术离不开奇思妙想,离不开艺术天地里特有的真实性。

柯沛鸿 作品展示:

笔墨

图片 4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